红苹果交流 www.tk977.com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主题 :第二章 话别伊人
donglin03
级别: 高手

楼主  donglin03 发表于: 2018-11-09 21:54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第二章 话别伊人

  眼瞅着周五马上要结束了。自己的假期要来了,李东兴奋不已。
  电脑屏幕下方突然闪动了一下,那是有新邮件的提示。
  “嗯,闪的这么快,不知道是谁来的信件。” 李东好奇的点开一看,原来是何玉洁来的。李东的心情激动不已,马上打开看看,上面赫然写着:
  亲爱的,我支持你的决定。虽然前方比较模糊不清,但是我希望你能克服这样的困难,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能够多学,多思,多看,多做,多向老前辈们请教学习,让自己迅速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国际业务实践者。但是走之前一定要来见我,我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想念你。
  看到这封邮件,李东心里高兴坏了。是啊,好久没有尽到男朋友的责任了。自从毕业以后,自己就来到了这个小县城工作,留下何玉洁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漂在北京。作为男儿身的自己还好,凑合着怎么过都可以,可是想到何玉洁什么都要亲力亲为,无人帮忙,李东的鼻子就会发酸。何玉洁来自于江南,爸爸妈妈都是知识分子,因而何玉洁的性格也随了他们,长得温婉,性格又好。还会弹钢琴。对于李东这个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孩子来说,这一切都对他构成了强力吸引的魔力。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痴迷何玉洁,只知道他真的不能离开她。
  李东想着自己的种种不是和何雨洁的不容易,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在做什么了。他的思绪已经飞到了天上,他讨厌地理的距离让他们不能时刻相见。“如果在空中有一座房子就好了”,李东想,他们两个人可以晚上同时飞到天上,一起抛开生活的琐杂,飞到天上做神仙。
  “哎! 云朵就是我们的家就好喽,这样我们就可以随时可以去住了。也不用背负着这么大的经济压力买房了。平时没事儿的时候,我们两个人就在云朵上坐着,一起看世界。”李东感叹,继续出神。“看累了就躺在软绵绵的云朵上,就这样望着彼此,不管他时间不时间的了,只管看着就好,真的,即使什么都不做,他觉得这样就很满足。”
  “李东哥,去打水不?” 不知道什么时候邱正阳已经站在他的后面说话了。
  李东一个机灵,心想:“不行,应该去打一杯水。不能浪费在胡思乱想里面。”他应声跟着邱正阳去打水了。
  邱正阳貌似在说着什么,可是李东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因为他的思绪还是不听使唤,打水的路上见到了领导,打招呼也心不在焉,接水的时候也差一点烫伤了自己。李东心里不由自主的叹息,“男人一旦有了让自己牵肠挂肚的人,潇洒二字就不会再属于他了。心里的那个人啊,你怎么这么让我思念!”
  回来的路上,猛然发现邱正阳不在旁边了。“难道说刚才他去哪里了?”李东感觉纳闷。不管他,反正也丢不了。他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办公室门口。他赶紧看了一下表,现在才四点半,还有一个多小时才下班。“哎,简直是度日如年啊,现在简直是度时如年。”
  自从有了何玉洁,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变了一个人,根本没有想到过还能遇到这样一个好姑娘,美丽,漂亮,可爱,善解人意,特别是每次看到她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好像是在含情脉脉的诉说着情话。她的笑声像银铃,她的嘴巴是樱桃,她的脸蛋像玉盘,她的眉毛像月亮。反正在李东看来,她的一切都好,简直让人神魂颠倒。他有时候在想,是不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情了,竟然得到上天的如此垂青,给自己安排了这么一个美丽的姑娘。
  李东回到办公室,坐下来,喝了一口水。他的状态其实大家都已经看的一清二楚,而且在这样的一个单位,出国是常事,离别更是常事。大家或多或少都有类似的经验。看到李东这个样子,他们于是想办法来逗他。特别是白白胖胖的张理想,马上凑过来说,
  “李哥,你终于可以出国了,可喜可贺啊。听说中亚的姑娘长得特别水灵,而且有很多俄罗斯族的姑娘,高挑美丽,蓝眼睛白皮肤,可好看了。哈哈哈,李哥,以后你可有福气了啊。。。一定给我找一个中亚嫂子回来啊。”
  张理想大学刚毕业就分到这个单位来了。这个年纪,啥也不太懂。脸上的稚嫩气色还没有完全消除。李东总感觉他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李东白了一眼这个小自己两岁的小弟,没好气的说:“瞧你那点出息,我出去可是做正经事情去的,给公司解决问题去的。可不是去泡妞的。”
  段平马上接过话头,阴阳怪气的说:“正经事要做,业余时间也要搞点副业啊。你看人家那谁谁谁,不是成了非洲酋长的东床快婿吗?不光给咱们带来业务,而且在非洲说话刚那叫一个刚刚滴,非常好使!”他边说边竖起大拇指。
  “我勒个去,那不是被逼的吗?他现在回国后我也没有看到他再回到非洲去!”李东愤愤的说,他知道段说的谁。不过让要自己娶一个非洲人过来,他还是感觉特别别扭。在潜意识里,他觉得自己跟他们不是一路人。“懒惰与愚蠢”是自己潜意识里冒出来的两个字。
  长得黑黑瘦瘦小小的褚中良,眨巴着他那乌黑的小眼睛说:“李东啊李东,以后你就是王集庆的人了啊,以后可要好好努力哦,说不定领导一高兴,给你提拔到法律经理的位置上去了,钞票大大的哦。”
  “哈哈哈,好吧,褚哥,你真会开玩笑,你是出过国的人,咱们公司能赚多少钱你还不知道吗,你就是喜欢拿我开涮啊。要是赚大钱,你为啥一直窝在这个小县城不出去呢?”
  “我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这还问。” 褚中良没好气的说。
  “哈哈,好啊好啊,舍不得嫂子吧。但是出去可以挣大钱还房贷啊。你就不担心你这么窝着家里揭不开锅啊。”李东也打趣他。
  “去去去,我好心好意的劝你好好干,却反过来笑我。”他坐下去开始看自己的电脑。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谈的相当热闹。时间过的也很快,马上快到六点了。
  首先走的是褚,他老婆刚生完孩子,他还要驱车50公里回家照顾孩子。然后是段,他现在是恋爱进行时,而且对方还是这个单位著名的一个大美人,估计他现在恨不得马上要见到对方,以解相思之苦。因为对面就是部门领导的办公室,因此他们趁着领导上厕所的时间都偷偷溜了。
  李东也在把握时间,自从上次开过会以后,国企全面的整顿了作风,不让随便早退,不到点不让走。李东盯着墙上的挂钟,感觉差不多了,赶紧拿上自己的公交卡,和同事们道别完,直奔楼下,向公交站牌飞奔而去。
  李东的公司有一点非常的好,那就是坐车方便,楼下就是公交车站,8888路车直通北京六里桥,到了六里桥就可以坐地铁。
  “找媳妇儿去喽。”李东迫不及待的上车去了。
  8888路还算及时,不多时就来了一辆。上车刷卡,然后坐定。李东听说,早在2008年之前,这边还可以通班车去北京。可惜的是,为了奥运有蓝天白云,政府要求减少尾气排放,班车不得已叫停了。“这真是人为造成的不方便,改造农村能源供给,停止秸秆燃烧等那才是根本呢。本末倒置,竟然关停了大家的出行工具。太不为民着想了。”李东愤愤的想。
  如果直接通班车,走东边的高速公路,不用像公交车一样一个站点一个站点的停靠,一个小时就到六里桥了。现在8888路公交车却要走将近2个小时,简直是疯掉了,浪费时间和金钱。不能赶紧见到何玉洁,李东心里很难受。
  就这样,慢慢的走啊走啊,一站接着一战。李东感觉自己的望向窗外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人流车流慢慢的消失在自己的眼眶中。。。。等到被乘务员叫醒的时候,已经是将近8点半了,因为8888已经到达终点站了,北京的天桥车站。很明显,他错过了六里桥站。
  赶紧刷卡下车,找地铁口,直奔惠新西街南口。北京有一个最好的优点,那就是这边地铁系统非常的发达,地铁网络遍布整个北京城,人们的出行特别方便。惠新西街南口站,这个5号线和10号线的交汇点,这个地方曾经是自己上学的时候来过无数次的地方。现在在初春的寒风中显得那么的清冷,不过这不是什么大问题,这边还是让人感觉得到特别的亲切。李东喜欢这个车站,连同十号线上的牡丹园站,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这里靠近高校,时常有美女出现,可以安抚那双饥渴的眼睛。
  习惯成自然,李东快速的走到出站口。东北口是离学校最近的地方,出了B口,直奔何玉洁所在的帝都买卖大学。因为在宿舍楼里,李东的可爱的美娇娘正在等待着他。
  李东还记得第一次认识何玉洁是在学校的内网上。那个时候正好是毕业季,大家都在忙着找工作。碰巧的是,他们两个都报告了某一个省的选调生。在学校官方网站公布的候选人名单上,他们两个赫然在列。于是李东果断了联系了一下对方,以便日后笔试面试都能又一个伴儿。没想到的是,两个人竟然由相识到相知,走到了一起去。或许这是很多校园爱情发生的典型情形,可是对李东来说,这是上天赐予他最好的礼物。他从来没有如此心动过,也从来没有如此多的冲动想保护和呵护一个人到一生一世。何雨洁是南方人,水乡女子特有的温柔一下子击中了李东的心。柔美中透露出一份果敢和刚毅。她不仅能写出好文章,而且还能善于弹琴。李东小时候限于家庭条件的约束,没有一项拿得出手的特长,因此碰到这位聪慧美丽多才多艺的姑娘,真是掏心掏肺的喜欢。何玉洁有个最不让人省心也是最让人担心的地方,就是喜欢坐车睡觉,坐在公交车上都能睡着,李东和她第一次约会,相约去天坛。结果没想到是睡着去睡着回。她靠在李东肩膀上,李东就数她的睫毛。睫毛数清楚了,车也到站了。不过对她这个毛病,李东那个心疼和担心啊,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害怕这样的姑娘遇到坏人,毕竟一上车就睡觉太不让人省心了。他也发自内心的喜欢她的单纯善良,对这个世界没有一点的防备。
  过了博学楼,李东老远的就看到何玉洁已经在宿舍楼底下等着了,她手里拎着一个小塑料碗,那是她打包回来的饭菜-她知道她的小李子还没有吃饭。李东远远地看着何玉洁,她今天穿了一件西瓜色长款羽绒服,是能够把她整个人裹在里面的那种,大貉子毛领外翻,看着温暖可亲。她本来个子高挑,于是从远处看,不由得让人想起来那句古诗了,“北方有佳人,亭亭而独立”。她这一身装扮让李东赶了半天潞的李东彻底暖和起来。春意盎然的时刻!她那红红的小脸看起来像是熟透的苹果的裸露在外的脆脆的红皮,李东恨不得马上过去咬一口。
  春寒料峭的晚风将她长长的头发吹拂起来,一缕一缕的随着微风摇动。此时她正在低头看着手机,叮呤叮,李东的手机收到了短信提醒,这应该是何玉洁给自己发的吧。他心中一阵春意。
  “不用发了,我来了,老婆大人,哈哈哈。”李东加快了脚步,兴奋的喊她。
  听到熟悉的声音,玉洁抬起头,精致的脸蛋掠过一丝红晕,高兴的嗔怒:“你怎么才到。我都等你大半天了,冻死我了。”
  “嗯嗯嗯,对不起对不起,亲爱的老婆大人,我的大苹果,是我不对,我迟到了”
  “我可不管,我可是快冻死了,你拿什么补偿我啊?”她依旧不依不饶,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南方人,她的嘴角泛起迷之微笑。
  “哈哈,老婆大人,我错了啊,您千万不要介意,大不了待会儿补偿你的啦”,
  她仰着头看着他,似笑非笑的问:“怎么补偿?”
  “你懂的啦。”李东一把搂住她,在她脸颊上嘬了一口。
  “讨厌。。。”
  说着说着,他们进入了学校公寓楼。经过一层的时候,楼管阿姨问了一句。“这是谁啊?”何玉洁大方的回答,“这是我男朋友啊,难道您忘记啦。”
  宿管阿姨似笑非笑的应了一句,“都这个点了,该不走了吧?”
  本来应该有所回应。没想到何玉洁只是含情脉脉的看着李东,根本没说话。李东很想解释,有点不好意思,大家有点尴尬,又有点心知肚明。
  “得,不搭理我。”这次宿管阿姨说话了,毕竟她不是有心刁难,“你们也别误会,千万别误会,我是就是想确认一下,如果这位男同学不走的话,在登记簿上做个备注。”宿管阿姨也是认真办事的人。
  李东赶紧向前,客客气气的对宿管阿姨说,“好的好的。我来签字。”沉默的签字,搁笔走人。
  两个人赶紧上楼。李东感觉这红色的公寓楼有点变化,具体是哪里变化,却没有分辨出来。女孩子的的公寓楼之前不是没有来过,不过还是给他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他们穿过一道有栅栏的门,然后进入另一边楼梯道,白色的墙面一尘不染,隐约能够映出来他们的影子。
  此时,李东已经按捺不住自己的炽热情感了,不自觉的将手揽在了何玉洁的腰上。玉洁小声说:“别动,宿舍楼内,人来人往的,不安全。”李东赶紧的将手从她的小蛮腰上拿走。玉洁住在五楼,503,不一会儿工夫,他们到了。
  何玉洁打开寝室门,李东迫不及待的将手中的东西一放,在何玉洁回头关门的时候,从后面抱住她,色迷迷的说:“小苹果,赶紧让我咬一口吧。这段时间我都快憋死了。”
  “别着急啊,你这家伙,怎么就跟馋嘴猫似的。我先喝口水。你从电脑上找一首音乐放上。”
  “放什么音乐啊。真是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李东赶紧从电脑文件夹中的音乐里面随便点了几个放着。他知道何大小姐做事情注重氛围。
  然后猴急猴急的搂着她。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李东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像一只发现了虫儿的啄木鸟,热烈的亲吻着她的面颊,嘴唇,脖子。。。他不肯放过她任何一寸肌肤。何玉洁的香颈粉肩,晶莹雪白,像是千年的雪莲花,让她美艳不可方物。此时此刻,李东的手早已经不老实了,他不自觉的在何玉洁的腰间游走,他像一只正在猎物的鹰隼,盘旋在空中,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就是要等待那醉人的一击必中。果然,他灵活的双手顺着她长及腰际的乌发进入了那对富有弹性的两座高峰上。“久违的高峰啊!”李东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此时无声胜有声。
  好久没有过的体验,是月亮,是沙丘,还是木瓜?不知道是什么,也不用管它是什么,反正是饱满丰盈,享受它就对了。两只手掌已经一边一个,热烈的将这两个满月揉搓起来,瞬间它变成了各种形状,时扁时尖,时长时圆。两个人的双唇已经紧密的结合在一起。何玉洁的琼浆玉露被李东贪婪的吸吮着。下面的帐篷已经迫不及待的呼之欲出了。
  好久不食人间烟火的李东此时真的想马上抱起这个人间尤物到床上,施展一下男人的本领。当他的手由后而前的时候,玉洁不由自主的轻呼了一下,一切都是那么的轻车熟路。
  “还是那样的猴急,难道不吃饭了吗?”玉洁提醒他。
  “待会儿再吃,两个都要吃,先吃主要的,再吃次要的。”李东已经顾不及吃饭不吃饭了。
  “什么是主要的,什么是次要的?”她又问。
  “主谓宾,是主。定状补,是辅。”李东坏笑。
  “你坏死了。。。”何玉洁捶他。
  “当然你是主。”李东狠狠的吻了一下她,深情的说。
  “难道不伤身体吗?”
  “压抑才伤身,我很渴,需要喝两代鲜奶,我也很饿,需要来一锅燕窝。” 李东得意的笑起来。
  “臭流氓。”何玉洁拧了一把李东的脸颊。
  “我可不是流氓,咱们是等价交换,难道你不想我吗?这一段时间真是苦了你了。现在到了我赔不是的时候了。让你拧我,让你拧我。”李东边说边咬着牙使劲冲击。
  “嗯,好吧,好。。。吧。。。哦。。。 慢点儿。。。”何玉洁央求。
  李东慢下动作,闲聊起来,问:“你今天为什么穿这么多啊?老远看着你我就温暖了。”
  “冷。。。。。”
  “哈哈,遇到我你就不会冷了,温暖如我,骄阳似火。”李东大声喊叫。
  “为什么床铺这么窄?”他又问。
  “不知道。。。。。啊。。。。。今天很不一样啊。。。。。感觉不一样。。。。。。”
  “向来如此啊。。。。。我一向都是很厉害的。。。。”李东自豪的夸耀。
  “坏蛋。。。。。”
  “啊。。。。。啊。。。。。啊。。。。。。”美妙的旋律回响在不大的宿舍,伴随着钢结构的小床欢快的吱呀声,组成了一组动听的春天华尔兹。在这春天的脚步越来越近的时候,难道还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阻挡住春意的降临吗?
  “这首曲子真是铿锵有力。古筝弹出来的节奏跟自己的节奏相得益彰啊。” 李东又找话说。
  “让你平时好好培养音乐素养,你却又不肯。你不会理解这首曲子的意思的。”何玉洁白了他一眼。
  “我这个北方人不懂得欣赏,俺一向粗犷惯了,这些高雅的东西学不来。哪像你们水乡女子啊。从小就懂得这么多的琴艺。说实在的,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样子呢。”
  “说来听听?”何雨洁的搂着李东的脖子,娇喘喘的问。
  李东的思绪又回到了当时看到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的样子。他动作慢下来,回忆着说: “那还是两年前,我们第一次约好见面。我后到的。你那时候一袭黑色轻纱长裙,轻飘飘的盖住那光洁白皙的长腿,就那样半依半靠的坐在花圃的石沿上。如莲藕般的长臂顺溜的搭在膝盖上,你貌似在接听电话。乌黑柔顺的头发从肩上滑落下来,似绸缎般的一些入住。听你说话的语调不疾不徐,似乎是在和朋友聊天亦或是在和家人通话。调皮的风吹过她的裙边,无意中露出的雪白大腿让人浮想联翩。我就站在不远处,还没等到我大饱眼福,你已经重新把裙摆整理好了。这样娴静的女子真是太美好了。如果不能拥有这样的女子做老婆,此生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我当时热切的期望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就是你,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相识了。但是我还是有点害怕,害怕万一不是你怎么办。正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你向我投来鼓励的眼神,于是我鼓起勇气向你走去,问你是不是何玉洁。”李东想暂停说故事,把办事速度提上去。没想到何玉洁拍他。
  “接着说啊你。我还在听着呢。”她没好气的说。
  李东白了她一眼,委屈的说:“我可是很不容易啊我,一边劳动一边给你讲故事容易嘛我。”
  “来来来,我奖励你一下。”说着,何玉洁也用了一下力,李东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被狠狠的勾勒了一把。一个字,爽!
  “嗯,这还不错。谢谢老婆大人。我继续说,后来呢,后来我们慢慢的互相了解到彼此的专业,兴趣爱好。我当时想,原来这个姑娘是学习保险金融的,好牛的专业。虽然说学校出美女吧,但是没想到有这么美的美女,而且智商也这么高。咱们学校的美女本来都是眼睛长在头顶上,我本来在学校里没有恋爱的打算。可是没想到这位一位大美女会看上我,而且对我特别好。更难得是这位大小姐的脾气也很好,遇到问题从来都是摆事实讲道理。尽管也有很多男生追过她,但还是选择了我。”
  说到这里,李东拼命的用力冲刺。他想用自己的最原始的力量报答这位女子的“知遇之恩”。何玉洁没有说话,闭着眼睛享受着李东的冲锋陷阵。
  缴械投降后。李东躺下来抱着何玉洁问她:“当初为什么看上我这个穷小子,为什么?”
  何玉洁悠悠的说:“我看你看着顺眼。看对了眼,也就没有那么多讲究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两人无外乎商场购物,影院观影,公园转圈。压马路和追逐商业风景成了两人的不二选择。自己的感官在不同的商业场所不停的奔波却得不到休息,这不禁让李东有所感叹。李东的童年是在农村度过的。他小时候上山探鸟,下河摸鱼。树林里的走兽飞禽,田园里的瓜果时蔬,他都见过,近距离接触过。他其实挺可怜城市里的孩子的,除了上课补习,就是人工世界,根本没有接触真实自然的机会。他思念故乡的春花夏草秋叶冬雪。那些鲜活的绿色和生命陪伴了他的童年,因此每到一个地方,他都想看看绿色的地方,可惜在城市里,特别是大城市里,这并不是那么容易办到的事情。于是在空闲的时光里,他们两个只能窝在家里,做一些成人做的事情。

  日子就这样“日复一日”的过了。好像除了过日子就没有做其他什么事情。公司给了足够的假期来向亲人道别,总不能总这样天天在床上过吧。李东心想,还有回家看看家里人,这不能总是在美人怀抱里享福啊。他爱何玉洁,但是也需要做点别的事情。否则总感觉这样的日子太荒废了。
  “喂,我说,我想家了。你要不然跟导师请个假咱们一起回家吧,爷爷奶奶看到你肯定特别高兴。”
  “行啊,走啊。”何玉洁爽快的答应。
  李东一听,来了精神,想坐起来,没想到最近老是躺在床上,腰板已经不大适应。他“哎呦”了一声。他不由得感慨:“玉洁啊玉洁,你看你,伺候你真是太不容易了。”
  一个白眼抛来,“是你自己把持不住,你怨谁。有本事今天晚上继续啊。”
  “哈哈,还继续啊,真是拿你没有办法。对了,今天晚上吃什么?你看我这么辛苦,应该补一补身体啦。”
  “当然是吃肉了。今天咱们去呷哺吃羊肉卷去吧。我也要补充体力。”
  李东扶着床边,弯着腰找袜子。玉洁在一边哈哈大笑:“你看你那个样子,怎么就成小老头了?我还指望着你给我性福呢,这下还让你作,作死你拉倒吧。”
  “谁说的,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看我今天晚上不好好收拾你。”李东穿上袜子,他突然想起来刚才的话题还没聊完,“对了,说正经的,什么时候有空陪我去一趟家里吧。你知道吗?自从听到我们谈恋爱,家里人乐开了花,都在等着你回去呢。”
  “嗯,好啊。咱们一起回去。”
  李东听了,感觉特来劲。兴奋的说:“嗯,就这么说定了。我感觉自己还可以再来一次。你说呢?”
  “哈哈,我看你不行啊。”
  “不行就让它行。咱们来一个萧史弄玉如何啊?”李东闪到玉洁对面,抚摩着她的头,引导她。
  “没个正形儿,去一边,我刚吃过辣椒,你就不怕让它变成腊肠?”她目光狡黠。
  “哈哈哈,反正是你吃,无所谓啊。”
  “去一边儿去吧。。。” 玉洁将李东推倒在床,快速跑开了。“赶紧收拾好,去吃饭了。”她在远处喊。

  “你打算回家看看吗?”晚上何玉洁问他。
  “我想回家看看啊。这不我等你和我一块儿回去嘛。毕竟我还想多陪陪你呢,你跟我一起回家,既陪你,又可以看看家里老人,多好!”
  “可是我真的还没想好。要不然你先回去,家里爷爷奶奶会肯定特别想念你。再说了,你这一走又不是日子短,以后想回来都麻烦。老人家会想孙子的。这万一有个啥事儿, 她们想见都见不到你。”
  “你说的很对。不过他们最想见的恐怕不是我,而是你。因为她们经常跟我唠叨。希望快点看到孙媳妇儿。”
  “这个,咱们两个的事情。我还没有给家里谈妥呢。你嘴巴就是这么快!嘴里不光天天跑火车,而且还憋不住话!”何玉洁有些不乐。
  “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认为这是好事儿。让他们知道也让他们乐呵乐呵嘛。毕竟老人家嘛,看到我有另一半他们也就放心了。”李东换一个角度说理。
  “那好吧。等我这两天想一想吧。”
  “哈哈哈。多谢媳妇儿。”李东亲昵的在她脸上嘬了一口。
  “对了,下周我有一个作业。明天陪我上自习去吧。”
  “好嘞,没问题啊。话说图书馆还是教学楼?”
  “你现在图书馆已经进不去啦。只能是教学楼里。”
  “那还是博学楼嘛?”
  “那必须滴。”

  第二天,帝都买卖大学博学楼里。
  博学楼是上个世纪的建筑,已经用了很多年。又一些地方已经残破了。不知道是本校学生不讲究的缘故,还是外来人员多的缘故,特别是一楼到三楼,平时很不洁净。偶尔还会有红男绿女出现在这里的自习室里。李东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多社会人员老出现在这里上自习。
  “这你还不明白吗?咱们学校学习环境好呗。人多了看书看的卖力。”何玉洁解释。
  “你说的对。可是据我观察。这里也有很多人真的是来看书的。而且一坐还是一整天。这是什么缘故?”
  “缘故多了去了。比如家里很吵闹啊,不适合学习啊。比如旁边没有其他的地方可去啊等等。”
  “貌似是这样的。你说的有道理。你还真的提醒了我,朝阳区偌大的一个大区,可供安静读书的地方竟然这么少。”李东有所领悟。
  “本来这个区的大学就少啊。而且有一些学校不让进。即使让进也没有配套的设备。比如说饮水机啊,售货亭啊。我曾经去过另外一所学校,他们那里竟然喝水还需要刷学生卡。非本校学生根本就不受欢迎好不好。” 何玉洁举出的例子很有说服力,因为李东也碰到过。
  “好吧,看来只有我们才有开放的心胸和魄力来为大众提供优质服务喽。”
  “是啊。这就是我们学校毕业生的特点。兼容并蓄,开放大气。你以后可是要派驻外国的人喽,一定要记得咱们的素质哦。” 何玉洁不无自豪地说,语气当中对他也是殷殷期望。
  “那肯定的。我一向比较乐观大气。好啊你,又在转着圈来教育我。”李东要挠她。
  “别闹别闹,上自习。” 何玉洁咯咯娇笑。
  李东将胳膊肘夹起,头搭在臂弯,望着专心看书的何玉洁,她那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跳动,时不时的在草纸上写着什么。她今天穿了一件微蓬松的圆领毛衣,撞色提花以黄为主,给他超级慵懒的感觉, “能看一辈子就好了。”李东想着,看着看着,他眼皮打架。不自主的趴到桌子上去了。
  恍惚中,他看到了自己当年的模样,还是坐在这件教室里。他看着前面有一位姑娘,坐在他的斜前方。李东看书有个习惯,每个十几分钟就会抬头看看前方,一则转移注意力,二则放松眼睛。这次他看到在自己的斜前方坐着一位姑娘。红色的体恤,白色的长裤,身材高挑,皮肤白皙,背影婀娜多姿,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看的李东心里砰砰跳。不多时,那个女孩子站起来了,打水去了。李东抬起头来,想看看这位女神到底长的什么样。
  “我的天,”李东心里咯噔一下,“这不是我的何玉洁吗?这不是我女朋友吗?为什么她不认识我了呢?她为什么不理我呢?她怎么一个人在自习室看书呢?为什么不叫上我呢?”一连串的问题,他都想知道。
  李东心里着急,大声喊道;“玉洁,我的媳妇儿,老婆大人。你怎么不理我啊?”但是无论他怎么喊,怎么使劲儿,何玉洁就是不理他,他叫破喉咙她也不理他,她仿佛没有听到,还是坐在原地。
  李东只好努力挣扎着过去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砰”的一声闷响,李东一屁股坐在地上。屁股的痛疼感将他拉回现实里。抬头一看,何玉洁正在疑惑的看着自己,一脸的惊讶。
  李东不好意思,羞愧难当的站起来。他这时候才发现其他上自习的人都在看着他。这更让他脸红。
  何玉洁拉拉他的衣袖,让他赶紧坐下。李东坐下来,发现何玉洁的脸蛋儿也红了,肯定是被自己连累了,不过她那本来美丽的脸蛋儿更显得娇艳欲滴。
  “你怎么回事儿?刚看了一会儿,就趴下睡着了,睡着就睡着吧。为什么掉到地上了。太不像话了吧,你看看别人都在看你我呢。” 何玉洁压低声音带着愠色说。
  李东也觉得不好意思,满脸羞愧的说;“对不起,媳妇儿。我实在不知道为什么。”李东本想将自己的梦境告诉何玉洁,可是当他正要继续说,何玉洁示意让他安静,免得继续招惹别人的眼光。他便没说。他只是一个劲儿的在纸上写着对不起,向她赔不是。终于好多歹说,到了晚上何玉洁才被哄过来。

  晚上,被窝里。
  “咱们明天订高铁票回家怎么样?”李东试探的问。
  “嗯。。。这么快就要回去了啊。我还没有谈够恋爱呢。”她嘟嘟着小嘴巴抱怨。
  “哈哈哈,咱们一边见家长一边谈恋爱,两不耽误。这样难道不好嘛?”李东宽慰她。
  “很好个什么啊,我感觉自己被拴住啦。哈哈哈,我还想多谈几个呢。”她调皮。
  “你去死。真是的,这样的事情你也敢说,看我怎么收拾你,不过呢。”李东狠狠的揉搓了一把那两颗木瓜。害的何玉洁大声求饶。
  “这是什么曲子?既清新优美,又哀惋缠绵。”李东听到玉洁的电脑里传来的曲子。
  “这一首叫做《云裳诉》。曲子是很好听,而且也是有故事的,你有空去百度搜一搜就好了。”她调皮的一笑,眨巴眨巴眼睛:“说实话,咱们不如利用这个机会出去玩一圈吧。回家的事情等你回来我们再去也可以啊。在这之前我好好跟爸爸妈妈做好工作。争取咱们下一次一定回家。”
  这话不假,的确是这样,李东知道,自从他们两个好了以后,何玉洁的家人一直不看好他们的感情。他也为此伤过脑筋。现在这个情形,回李东家的确是挺让人为难的。转念一想,趁着有时间,过一过二人世界其实也挺不错的。想到这里,转忧为喜,赶紧问。
  “好啊,既然媳妇儿发话了,我可是巴不得的呢。咱们去哪里啊?”
  “咱们去海南岛吧,那边的话一直没有去过。”
  “好了,赶紧的订机票订酒店走人啊。”
  收走就走,目标海南三亚。办理完宾馆入住手续,冲向沙滩,立刻让脚丫子体验沙子的细腻。绿水蓝天,空气清新,柔风缓缓,好不畅快。身后有莺莺燕燕,婀娜椰树,两人你侬我侬,时而交颈相磨,时而低吟浅唱。原来的烦心事就跟北方的雾霾一样被海风一扫而空。南海观世音菩萨的点化也让彼此的心静了下来,静听佛音,体会大自在的精义;松弛感官,感受大自然的美好。此情此景,真不是寒冷的北方能够比的。
  “我给你唱首歌吧。”何玉洁俏皮的说。
  “好啊。”李东含情脉脉的看着她。“唱什么歌啊?”
  “来一首陈奕迅的歌曲吧。”
  只听她歌喉婉转,只见她舞姿翩跹。花色波西米亚风格的大摆连衣沙滩裙在她身上显得是那么的妥帖,衬的她娇艳无比。不知不觉中,一轮新月已挂天边,红红的太阳马上就西沉大海了。在这高高的椰树下,在暖暖的海风里,景美水美人更美。不知道是真的喝了啤酒醉倒了,还是被何玉洁的美色陶醉了。他呆呆的望着她,月光下的何玉洁散发出圣洁的光芒,绰约如仙子。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他们相拥着走在回住处的路上,何玉洁听到有鸟儿在叫。若有所思的说:“你听那些鸟儿,估计他们也在诉说衷肠,只是我们听不懂而已。”
  人就是这样,平时忙起来就不会在意这些,只有真正休息的时候才会注意自然界的问题。
  “他们的语言听不懂,那你说一句来听听。”李东反问她。
  何玉洁昂着头,俏丽的脸庞上满是得意的神色,眨巴眨巴眼睛,撒娇卖萌。“不管不管,我就要你说。你说嘛你说嘛。”
  李东摇摇头。“真拿你没办法。我的小冤家,说就说,你可听好喽:春日桃李争芳菲,媳妇吩咐不敢违。唯愿拥你入我怀,生生世世永不分。”
  “哈哈。你还挺能胡诌。”
  “胡诌如果令老婆大人满意也是一种本事啊。”
  “嗯。不过我喜欢。君有此心,妾永不负。”她幽幽地说。

  在海南他们去了南山文化旅游区、红苹果海角风、崖州古城和亚龙湾蝴蝶谷。他们不仅领略了美好的自然风光,而且还体验了一把当地的民风民俗。两人都真切的感觉到不虚此行。
  “今天公司打电话来说已经将签证办好了,真的马上要走了。”说着,李东声音变的小了起来。
  “好哇,以后是不是只能在网络上看到你啦?”何玉洁仿佛没注意到李东的伤感,调皮的说道。
  “我让你调皮!让你调皮!”李东边说边挠她痒痒。
  “哈哈。。。哈哈。。。别闹。。。我在收拾行李。”
  “谁让某人调皮呢!我非要把某人屁股打烂!”李东装作恶狠狠的样子说。
  “好,看我先把某人屁股打烂。”平时文静的何玉洁也不甘示弱,学者李东恶狠狠的样子,主动出击。不一会儿两人扭作一团。

  白驹过隙,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要分别的时节。甜蜜的时光总是那么的让人沉醉,爱人的甜香总是让人流连。离开容易,分别却难。因为分别总是会有令人牵动心肠的另一半会对你牵动心肠。自此,知道了十八相送的含义也知道了依依惜别的不舍。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我能不能留下来陪你?”李东小声的问。
  “傻瓜。男儿志在四方,不要留恋在我这里。”
  “可是不能不让人留恋。你是我的全部,你是我的天,没有你我活不成也无法活。”他将头埋进了她的怀里。
  如同慈爱的母亲一样,何玉洁轻轻抚摸着李东的头发。轻柔的安慰:“你看你,竟说孩子话。咱们两个无论谁不在了,另外一个都要好好的活着。因为这是承载着对方的爱而活,而不是为自己而活。”
  李东抬头看着她,温暖的夕阳投射过来,他觉得好温暖。
  畏寒避冬的飞雀回来了,冬蛰而眠的万物快要复苏了。可是有情人儿却要分别了,这怎能不叫人黯然神伤。
  “走,我送你去车站。” 何玉洁抢着李东手里的包。
  “不用。我自己打车走。等我回来。”李东不想看到何玉洁的泪水。接过她手里的包,吻过她的脸,径向车站走去。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